面包我自己买 你给我爱情就好

  2017-01-23  源自:今题网  字体     

 面包我自己买 你给我爱情就好

  “我的意中人是个白马王子,我一直这样认为。虽然等他驾着祥云来娶我我等了许多年,但我还是希望抱着这种美好的幻想去等待。”考拉,坐标北京,刚满30岁,有着外人看来光鲜的职业和不菲的收入,同时还有颜值。在这个颜值大过天的时代,散布在北上广的考拉们正是一部分当代职业女性的代表人物。 首席记者张子艺

  寻找一份爱情没那么简单

  她们有一份可以令自己体面生活的工作。考拉工作繁忙,忙碌起来两天换三个城市睡不同的酒店是常有的事儿,朋友圈经常看到她们留下不同城市的坐标,还有各个城市截然不同但都琳琅满目的餐盘。但是别信,如果按照朋友圈里的秀图,如果诚心诚意全部吃完,24小时的运动也拯救不了小蛮腰。考拉也运动,虽然未必有马甲线,但是跑步、偶尔举铁,也是生活中重要的安排。

  考拉就是信奉那种“我很贵,所以不要轻易打扰我的女生”,因此她身上背的奢侈品包包、潮牌鞋子,都有一种将非同道者拒之门外的冷漠。

  所以,一个忙碌工作、勤奋对待自己肉身的人,时刻能满足自己“买买买”欲望的人,会收获命运暗中馈赠的什么大礼呢?



  考拉不知道,可能除了爱情吧。

  在一个男少女多的行业中,女性作为完全的支柱产业存在,同时,女性的细腻和精致又给了这个行业更加精致浮华的外在。想要寻找一个能够共度一生或者可以取暖的人,并没有那么容易。

  虽然在偶尔生病的时候,家里水管坏掉的时候,一个人拖着行李深夜回家的时候,考拉心里有那么一些奢望——要是家里有盏灯是等着我的就好了,但是挣扎着起身用手机叫来24小时药品,可以两小时内叫来水暖工维修管道之后,考拉又有些自我安慰:一切能够用钱来搞定的事儿都不是事儿,转头就又投入到火热的工作中了。

  她也不是没有在朋友面前诉过苦,但那希望找一个男人的心思,在聊到令人眼前一亮的衣服、鞋子、包包的时候,又似乎淡了又淡。再者,一个18个小时都投身工作的人,想要寻找到一份能说说话的爱情,哪里有那么简单。

  说说话儿,恐怕就是当下考拉们集体对于爱情的诉求。面包我有,你给我爱情就好了。

  焦虑催婚的母亲说:磨合几年就好了

  可是在兰州家中的考拉妈妈不会这么想。考拉的妈妈生于上个世纪60年代,那时的生活都是集体步伐,到了合适的年龄就陆陆续续结婚生子,几乎没有剩下的男女。有罕见不结婚的,也都被冠以“老光棍”“老处女”的头衔。

  所以眼瞅着自己如花似玉事业有成的女儿似乎要陷入到这种头衔中去,考拉的妈妈焦虑到每周一次的通话中都要用半个小时来絮絮叨叨考拉的爱情和婚事。妈妈的核心意思很明确,一定要结婚,婚姻无非两个人搭伙过日子,磨合几年就好了,并且拿自己来举例。考拉心里鄙视地想:“我才不要你们这种一辈子都吵架的婚姻。”可是想归想,毕竟也该做一些努力,不为父母,为自己。

  考拉曾经相过亲。30岁,要说还没有相过亲,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周围热心的同事朋友,老家的七大姑八大姨,工作中一面之缘的合作者,总有那么一些关系,可以拉扯到“相亲”身上,再者,作为一个可以认识更多人的渠道,考拉从来没有抵触过相亲这种古老的男女相识的方式。

  但考拉相亲之后,还是对当前这个男女婚姻市场有了深深的厌倦。

  一个能够独立的女性,婚后还必须肩负起家庭财产聚集、家务、生子等重任,可能生活质量还不如婚前,那么结婚是为了什么?

  一盅268元的海鲜粥告吹的相亲

  考拉很清楚地记得那个身材高大面容俊秀的男生。男生长得不错,做事也彬彬有礼,帮考拉拉开座位的凳子,考拉心里默默加分。可点菜的时候,就遇到了不少的麻烦:点完菜,考拉又加了一盅海鲜粥,她喜欢这种潮汕口味鲜甜的味道,当她仰着头对服务员说这三个字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对面的男生面色突然一沉。她心里一惊,可能人家海鲜过敏,我点这个是不是有点没礼貌。她立即询问男生有没有忌口、过敏,并飞快检查了一遍菜单,还好。

  这餐饭还算吃得宾主尽欢,虽然介绍人已经将彼此的条件说得七七八八,但餐桌上两人还是小心翼翼地互相试探,考拉得知这个男生今年34岁,目前在郊区有正在按揭的两居房,在国企非重要部门工作。考拉也竭力展示出自己平日所不具有的美德——帮男生盛汤夹菜,考拉自己心里美滋滋的,甚至那么一瞬间还有自己洗手作羹汤的错觉。

  但是这件事在吃完这餐饭半个小时之后就飞速地结束了。男生坐地铁离开之后,在微信上郑重其事地发过来一段话:考拉,我觉得我们可能不太适合,我需要一个能够一起过日子的人,当我看到你点那盅海鲜粥的时候,我之前的种种预感都得到证实。你长得好看,也很努力,但我可能适合更加普通平庸的女生。

  这段关系就因为一盅268元的海鲜粥而告吹。前几天,考拉在朋友圈看到男生结婚的照片,她怎么都想不到,一盅粥,成了一个人衡量另一个人生活质量的标杆。但是转念一想,如果婚姻需要一个人勉强委屈自己来配合对方,那么这种委曲求全的意义又何在呢?

  同学聚会遇故人一切终将远去

  过年要回兰州了,早在一个多月前,同学们就已经在群里发出邀请,毕业12年高中同学聚会,大多数同学都会参加。老家的热心同学早早就制作了一个同学聚会策划案,细化到同学聚会当日每一个小时的主题和行程。随着过年的日渐接近,筹备的同学们已经每天开始在群里汇报进度了。

  群里热热闹闹,过年的热度也渲染得十足,考拉也热情地期待着这场聚会。刚被同学拉到这个群里,考拉和大家睡前聊了两个多小时,激动得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十多年前的青春一幕幕在眼前转动,就像时光轴又被拨回到当年一样。

  考拉记得曾经坐在自己前排的男生,那时他是班长,成绩经常在前三名,那时,他是全班女生的男神,每到元旦前,考拉都能看到他的抽屉被女生们的贺卡塞满。她在侧面斜斜地看着阳光照在他的脸上,他的耳朵被晒得透明,他轻轻皱起眉头,将抽屉里的贺卡一起装到书包里,然后背着鼓鼓的书包离开座位。考拉的脑海中现在都会出现当时的那个场景,一个干净、克制的男生,一个大书包,当然还有白衬衫、世界上最灿烂的阳光。

  要说当时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欢,那也是骗人的,但也算不得初恋,毕竟,两个人的关系也就止于问道题罢了。但在同学聚会上,考拉最想见到的人就是班长,他们已经加了微信做了一些问候了。考拉想,这可能是个好的开始。

  同学会如期而至,虽然外面是冬天,但是包厢里暖烘烘的,北方的冬天就是这样宽厚地温暖。考拉来的时候,已经有大半同学抵达了。她进入包厢,脱掉厚厚的羽绒服,一边跟同学打招呼,一边用余光寻找班长的身影,找了一圈,考拉心里略微有点失落,但是很快坐在同学中间热情叙旧。

  这时突然有人叫她的名字,考拉微笑着站起来,看着这张油光水滑的脸,忽然有一丝不祥的预感袭来,暴饮暴食和长期酗酒。那个男人的嘴巴一张一合,热情地说:“考拉出落得越来越漂亮了,连老班长都不认识了吗?”考拉的意识在那一瞬间有点恍惚,但她马上微笑着伸出手去握了握手,一边表情夸张地说:“怎么不认识,以前你坐在我前面,我们前后桌”。

  但也就止于曾经的前后桌吧,那天其他的事情已经不太记得住了。吃饭中间去洗手间的时候,考拉默默地将班长的名字拉黑。他的头像还是曾经青葱的男生,但,物是人非,一切终将远去。

  考拉不知道给母亲承诺的32岁之前结婚的话究竟能不能兑现,但是要找一个能够对话、安然相爱的人,这个标准一直在她心里没有变。她心里默念着,独善其身,独善其身未尝不可。

[责任编辑:Maly]

  标签: 爱情 面包
分享到:
申请成为今题达人~~轻松赚芒果,月月有惊喜~~带来不一样的专属体验!!